潮州最大的咖不是李嘉诚是1200年前的韩愈:韩江

时间: 2019-07-14

  精准出码表,原标题:潮州最大的咖不是李嘉诚,是1200年前的韩愈:韩江、韩山、韩文公祠

  韩愈家最早的祖先可以追溯到北汉的韩王韩信(不是胯下之辱的韩信,但也是帮刘邦立国的武将)。上溯十代以上都在朝廷做官。作为家里小儿子的韩愈,爸妈在3岁前都过世了,最终由他的寡嫂抚养成人。

  韩愈的少年时期生活艰苦、但刻苦好学。自言“生七岁而读书,十三而能文”、“前古之兴亡,未尝不经于心也;当世之得失,未尝不留于意也。” 但他的科举和做官生涯却非常坎坷:

  19岁,韩愈开始参加进士考试,接连三次都“名落孙山”。一直到25岁,第4次参加科举考试,才借助主考官陆贽助手梁肃的推荐,中了进士。

  接着考吏部博学鸿词试,韩愈依然一连三次没能考取。韩愈作诗自叹“蹉跎颜遂低,摧折气愈下”。发泄他对考试制度的不满,认为这是“有司好恶出于其心”。这也许就是他终生倡导古文运动的原因吧?

  30岁,韩愈去了汴州的宣武节度使董晋手下做了个观察推官,才算真正开始了仕途。纵观韩愈的仕途一直磕磕绊绊,他自诩是“千里马常有,而伯乐不常有”(《马说》)。

  元和十二(817)年,韩愈跟随宰相裴度(此人几次解救韩愈)征讨淮西吴元济叛军有功,次年升为刑部侍郎。这时候的韩愈已经50高龄了,然而韩愈的为官之道却似乎没有任何长进。

  唐代的时候佛教盛行,当朝宪宗皇帝更是十分迷信佛教。皇帝倡导下国内佛事自然大盛,故而引发一系列社会问题:相当人口不事生产而剃发为僧,造成了社会生产力和财富的不足;有相当数量的信奉者使用自残的方式苦修,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社会安定。

  元和十四(819)年,宪宗又搞了一次大规模的佛事活动,派遣使臣去陕西凤翔法门寺迎来一块佛骨,还在沿途修路盖庙,官、商、民等皆舍物捐款,京城一时掀起信佛狂潮。

  《旧唐书》:“王公士庶,奔走舍施,唯恐在后。百姓有废业破产,烧顶灼臂而求供养者。”身为公安部副部长的韩愈看不惯这种劳民伤财的景象,又为无人热衷他所倡导的儒学深感痛心。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,韩愈奋笔疾书洋洋洒洒写下了著名的《谏佛骨表》。他说:尧、舜、禹时代无人信佛,皇帝皆长寿;佛事传入中国,皇帝反倒短命,不短命者也被人所杀。

  佛骨不过是一块脏兮兮的枯骨: 皇帝您“今天故取朽秽之物,亲临观之”,“群臣不言其非,御史不举其失,臣实耻之。”还叫嚣要求把那枯骨“付之有司,投诸水火,永绝根本”,“岂不盛哉!岂不快哉!”作为一个大作家,韩愈把奏折写成散文体科考论文,文字畅快淋漓、口气狂妄至极。

  果然,宪宗皇帝看后龙颜大怒,即刻要砍了韩愈。幸亏裴度等人力谏才保住了韩愈一条老命,但依然被贬到八千里外的海边小城潮州当刺史。

  韩愈正月14日押送出京,3月25日才到了潮州。不久,家眷也被赶出长安,年仅12岁的小女儿也染恶疾惨死在驿道旁。

  一路山高路远不说;到了潮州后,才发现潮州不仅地处偏僻、文化落后、农耕方式原始、不好读书、各种陈规陋习;最重要的是各种吃食和生活习惯让河南人的韩愈简直要抓狂。

  作为戴罪之人的韩愈立马又责任感爆棚了,大刀阔斧为百姓做了四件好事。为此,还搭上了自己8个月的薪水:

  一是驱除鳄鱼;潮州有一条江名为鳄溪,因为江里有很多鳄鱼,经常吃过江百姓,人们也称之“恶溪”。韩愈为驱除鳄鱼写了一篇优美的散文《祭鳄鱼文》。并当日派部属秦济杀了一猪一羊,到北堤中段鳄鱼经常出现的地方,点上香烛,宣读祭文,限期叫鳄鱼徙归大海。

  数日后,溪水尽退,鳄鱼不得不迁徙去大海。宋以后,潮州人崇祀韩愈,便把秋风送帆的特有景色“鳄渡秋风”作为潮州八景之一。

  三是赎放奴婢。禁止蓄养贩卖奴婢。下令奴婢可用工钱抵债,钱债相抵就给人自由,不抵者可用钱赎。

  四是兴办教育,请先生、建学校。韩愈之前,潮州只有进士3名,韩愈之后,到南宋时,登第进士就达172名,当属韩愈大兴教育之功。至宋代时,潮州从“与魑魅为群”的“蛮夷之地”,成为人文鼎盛、重礼崇儒的“海滨邹鲁”。

  潮州百姓把韩愈奉若神灵,祭鳄之地叫做“韩埔”,渡口叫做“韩渡”,鳄溪叫“韩江”,对面的山叫“韩山”。八个月的潮州刺史,韩愈便使潮州的山山水水皆姓了韩,而且人多以韩为姓,街道、店铺、学校、树木也多以韩为名。后人又建一韩文公祠(全国唯一的韩公祠)千年相祭。

  看似要在广东潮州励精图治的韩愈,其实早早就已经在准备后路了。到潮州府不久,韩愈的一封文采横溢的马屁式奏折,就已经在呈送唐朝皇帝的路上,这就是被欧阳修等人狂扁的《潮州刺史谢上表》:

  “臣某言:臣以狂忘戆愚,不识礼度,上表陈佛骨事,言涉不敬,正名定罪,万死犹轻。陛下哀臣愚忠,恕臣狂直,谓臣言虽可罪,心亦无他,特屈刑章,以臣为潮州刺史。既免刑诛,又获禄食,圣恩弘大,天地莫量;破脑刳心,岂足为谢!臣某诚惶诚恐,顿首顿首。”

  不能不说,韩愈的这篇掏心掏肺的悔过式奏折还是很合皇帝口味的;但这个“韩大炮”疯癫起来有时候也太烦人了:什么“迎佛的皇帝就折寿”,这不是咒老子早死吗?以后不知道又捅什么篓子?

  最后,宪宗和宰相一合计,干脆将他转移到其他地方。结果,韩愈在潮州呆了不到八个月,被转移到袁州,也就是今天的江西宜春,一个叫春的地方。

  离开潮州,一个充满野性和瘴气的地方,韩愈在宜春非常开心,这诗证明了这一点:“莫以宜春远,江山多胜游。”


      友情链接:
  • 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